沈阳现代有轨电车系统的规划、建设与运营
编制部门: 编制人员: 编制时间:2017-06-01 14:21:33 点击:1678

1 引言

传统有轨电车兴起于19世纪的欧洲。随着汽车工业的兴起和发展,20世纪30年代至50年代中期,有轨电车逐渐拆除,为汽车让路。20世纪70年代初,为缓解城市交通拥堵和空气污染问题,消失了近半个世纪的有轨电车又在世界各大城市的街头重现。随着高新技术的发展,现代有轨电车集成了诸多高科技元素,目前在全球50多个国家300多个城市广泛使用,成为世界公共交通发展的一大趋势。

现代有轨电车在国外的稳步发展及成功的应用经验,也促进了我国对有轨电车系统的规划建设。至2014年年底,国内已有约50个城市或地区运营、建设或规划设计有轨电车,其中沈阳、广州、南京、苏州、天津、上海、长春、大连8个城市已运营有轨电车,青岛、北京西郊线、淮安、珠海、南京、沈阳、深圳、福建武夷山、成都新津等多个城市正在建设有轨电车[1],中国已经成为现代有轨电车投资速度***快的国家之一。

沈阳位于中国东北部,是该地区重要的交通和经济中心。沈阳浑南现代有轨电车是全国一次性建设规模******、建设速度***快的城市轨道交通项目,第一次采用国产100%低地板车型,第一次在轨道交通工程实践中应用超级电容技术,第一次使用59RII型槽型钢轨,第一次采用全绿色整体道床,第一次运用国内******进的有轨电车信号控制系统,是国内******示范意义的现代有轨电车项目。本文对沈阳现代有轨电车系统的规划、建设与运营情况进行阐述,并在此基础上对现代有轨电车系统的优点与可能面临的问题进行分析,以期为国内外其他城市的现代有轨电车发展提供案例支持与经验参考。

2 规划背景

沈阳的现代有轨电车系统位于浑南区,其辖区面积600平方公里。沈阳经济区是国家新型工业化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在2010中国大型城市圈竞争力排名中沈阳经济区排名第三。沈阳市以“金廊、银带”为骨架,规划形成“一主、四副”的空间结构,其中浑南地区就位于“一主”的城市主城。与此同时,浑南区也是2013年第十二届全运会的主赛区。

为了服务全运会、促进老工业基地的全面振兴,浑南地区启动了公交优先发展规划,提出以“公交优先”支撑空间拓展和重心南移,着力塑造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建设的典范。将现代有轨电车交通系统作为浑南地区未来公共交通的骨架,符合浑南地区“生态浑南、科技浑南、文明浑南”的发展理念,能够支撑浑南高科技产业新城的建设。

3 规划方案

3.1 规划概述

沈阳浑南现代有轨电车系统的规划范围为沈阳市浑南区(浑河以南地区),规划面积600平方公里。近期规划至2013年,远期规划至2030年。沈阳浑南现代有轨电车系统的规划定位为常规公交系统,是未来浑南地区中短距离客流出行的重要交通工具,为地铁接驳客流,提高站点覆盖率,实现地铁与有轨电车无缝换乘,全面支撑与引导沈阳浑南地区空间拓展。系统规划近期以满足全运会交通需求为基础,营造良好的交通运行环境;远期在浑南地区构建 “地铁为主骨架,现代有轨电车为区域补充”的完整灵活的轨道交通系统,实现重点区域10分钟到达轨道交通车站的目标。

3.2 线路规划

根据交通需求预测与客流走廊分析的结果,远期到2030年规划9条现代有轨电车线路,全长139.3公里。

近期为满足2013年全运会交通需求,带动奥体中心、高铁沈阳南站、全运会运行中心、桃仙机场、沈抚新城等重点区域开发建设,规划建设1号线、2号线、3号线和5号线共计4条有轨电车线路,全长59.4公里,设车站97座(远期预留31座)。

3.3 车场规划

规划1处车辆基地,位于浑南新城边缘,占地面积约21.6万平方米,主要功能包括控制中心、停车库(运用库)、洗车库、联合列检库、维修中心、特种车库、试车线、综合办公楼等。

规划4处停车场,分别位于沈抚新城、四环路北、奥体中心和21世纪大厦。其中,沈抚新城停车场占地面积约9万平方米,四环路停车场占地面积约24.5万平方米,对位于城市核心区的奥体中心和21世纪大厦2处有轨电车车场,规划采用综合交通枢纽的形式,实现地铁、有轨电车、公交、社会车、出租车等各种交通方式的一体化换乘。

3.4 交通衔接规划

有轨电车与地铁、公交、高铁、城际铁路、机场交通方式衔接换乘具有重要意义。地铁、有轨电车、常规地面公交等交通方式客流相互支撑、相互促进,提高公共交通的利用率。沈阳市地铁线网由“四横、五纵、两L、两弦线”13条线组成,线网总长610公里。浑南地区规划8条地铁线路,全长108公里,目前地铁2号线已建成,地铁4号线、9号线和10号线正在建设当中。有轨电车与地铁线网紧密衔接,共同构成一个“以地铁为主骨架,以有轨电车为区域补充的、完整灵活”的公共交通体系。与此同时,规划加大地面常规交通与有轨电车的接驳力度,提高公共交通的可达性,实现近距离换乘,便于旅客出行,提高公共交通吸引力。此外,有轨电车规划与沈阳南站实现便捷交通联系,与沈阳国际桃仙机场形成无缝接驳。

4 建设情况

4.1 车辆介绍

沈阳浑南现代有轨电车车辆由德国世涛巴赫公司设计、长春轨道客车股份有限公司生产。近期四条线路采购车辆30列,分两种车型,其中70%低地板车型20列,100%低地板车型10列[2]。车辆为两头双向驾驶、折返方便;采用交流电源启动,加速快;全线铺设无缝钢轨,没有传统电车的咔哒声;车辆安装有超级电容,大路口无接触网;地板低,残疾人车也可直接上下车;车内有靠腰,方便乘客站立;地板加热,无传统暖气装置;没有尾气污染,******零排放。

4.2 断面形式

沈阳浑南现代有轨电车近期工程的道路断面采用专有路权和混行路权两种形式。专有路权道床长约47公里,车辆全部在绿化带上行驶;混行路权道床长约12.4公里,主要设在平交路口、下穿桥梁等路段[2]。

线路大多位于路中敷设:在无中央绿化带的道路部分,区间线间距采用4.3米、车站线间距采用5.8米;在有中央绿化带的道路部分,区间线和站间线间距均采用5.8米[2]。

4.3 车站形式

站台主要采用内侧式,上下行站台分别设置在路口的两侧,站台不设任何设备及管理用房,其端部距离人行道不小于15米,利用路口过街满足乘客的上下车需求。

4.4 工程实景

沈阳现代有轨电车项目于2011年9月初正式启动,2012年2月17日近期工程4条线路开工建设,2013年7月近期工程建设完成、进行试运营。具体的工程建设主要包括线路建设、车站建设、绿化建设、车场建设和相关设施建设共五大内容。

5 运营组织

沈阳现代有轨电车采用半独立路权(路段内专有路权,道口共享)的运行方式。运营初期、近期为1辆独行,远期为2辆编组,采用人工驾驶模式,由控制中心进行人工调度。有轨电车内置道路信号灯控制系统,当车辆距离路口50米时,车内控制系统对路口的智能信号灯发出控制指令,有轨电车通行方向上的红灯变为绿灯,以此保证现代有轨电车在路口的优先通行。

2013年8月15日,沈阳现代有轨电车系统的1号线、2号线和5号线正式开通,全长48.1公里;至 2013年10月10日,为市民发“免费体验车票”,让市民免费乘坐有轨电车;2013年10月11日至今,正式收费运营。有轨电车单程线路票价2元,换乘需重新购票。市民乘车可投币或刷公交卡,公交卡已实现公交车、地铁、有轨电车三卡合一。

6 机遇与挑战

6.1 经验总结

常见的快速大运量公共交通主要包括BRT、地铁与现代有轨电车等方式,每种方式有其自身的特点与适用范围。现代有轨电车在速度、运量、能耗等方面优于BRT系统,建设周期仅为地铁的1/3左右。

作为中国发展现代有轨电车的先行者,沈阳充分利用与发挥了现代有轨电车的特点,其新城区进行的现代有轨电车规划、建设与运营的实践取得了可喜的成果,为其他城市发展现代有轨电车提供了诸多可参考借鉴的实际经验。具体地,对规划、建设与运营工作进行总结,可大致归纳出如下四点经验:

1. 选址城市新区,发展空间完整富足

发展现代有轨电车的浑南区位于沈阳市南部,与北面的老城区之间有一条贯穿东西的河流。天然的河流屏障,使得浑南区形成了较为完整系统的区域空间,为现代有轨电车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区域条件。一方面,浑南区作为大城市的新城区,比较符合现代有轨电车的适用情况,且有较为富足的空间资源可供规划实践;另一方面,较为规整的区域空间也为现代有轨电车的线路与车场布设创造了更加理想的规划条件。

2. 功能定位明晰,区域骨架整体补充

沈阳浑南现代有轨电车系统,规划定位为未来浑南地区中短距离客流出行的重要交通工具。对于浑南区来说,它是区域内的公共交通骨架,对于沈阳市来说,它配合地铁线路作为区域的公交补充。明确清晰的功能定位,有效指导了现代有轨电车系统的规划工作,规划方案为地铁接驳客流,提高站点覆盖率,地铁与有轨电车的无缝换乘,形成了“地铁为主骨架,现代有轨电车为区域补充”的完整灵活的轨道交通系统,全面支撑与引导沈阳浑南地区的空间拓展。

3. 断面规划合理,道路绿化充分结合

沈阳市浑南区在道路横断面规划的过程中,对有条件的主要道路进行了中央绿化带空间的预留,为现代有轨电车在道路中央的布设提供了有利条件。线路走行于主要道路之上、布设于道路中央的绿化空间内,既促进了线路分布的合理均衡,又保证了车辆在路段内的专有路权。与此同时,线路、车站与道路的中央绿化结合设计,也提高了城市道路的景观性与乘车的舒适度。

4. 贯彻执行有力,规划建设运营统一

借助举办全运会的契机,沈阳浑南现代有轨电车从规划、建设到运营组织,几乎一气呵成。目前,浑南区已经建成5条现代有轨电车线路,基本形成了网络化运营。从线路建设的进度与运营组织的效果,不难看出相关部门在贯彻执行的过程中积极推进、成效显著,统筹规划任务、确保落地见效,实现了规划、建设与运营方案的完整统一。

各大城市在发展现代有轨电车的过程中,可参考沈阳浑南的实践经验,充分把握发展机遇,在规划选址中因地制宜,契合现代有轨电车的定位与适用情况,充分发挥现代有轨电车在运力、运速等方面的优势,并且与城市道路规划、断面规划等进行有效结合,确保规划的落地实施。

6.2 教训警示

对于像沈阳浑南区这样的大城市新城区来说,现代有轨电车系统一方面可以作为新城区的公共交通干线,另一方面又能够实现“地铁为主骨架,现代有轨电车为区域补充”的城市公共交通整体架构,十分符合新区的发展定位和现实需求。然而,在沈阳浑南现代有轨电车的实践工作当中,也存在着一些问题需要我们去注意。

1. 技术标准缺乏统一

沈阳浑南现代有轨电车的规划、建设与运营,主要通过借鉴国外的实践经验、结合自身的实际条件进行工作,操作难度大,且可靠性较低。国内在有轨电车行业一直缺乏统一的相关技术标准与规范,这使得规划建设工作难度大大增加,且阻碍了现代有轨电车的产业化推广发展。据了解,《现代有轨电车交通工程技术标准》(以下简称《标准》)已于2016年3月在武汉进行了评审,中国土木工程学会城市轨道交通技术工作委员会、中国城市轨道交通协会有轨电车分会以及来自全国20多家知名有轨电车设计、施工、车辆及运营单位的专家参与了评审,该标准预计2016年10月出台,这将是全国******有轨电车行业标准,填补我国现代有轨电车行业技术统一标准的空白[6]。随着相关技术标准规范的出台,现代有轨电车的推广与发展将更加科学、稳健,并向产业化发展迈进。

2. 运营管理经验不足

沈阳现代有轨电车在2013年10月至2014年5月的初期运营过程中,累计发车69120多次,运营总里程110.6万公里,共发生各类交通事故32起,11人在事故中受伤,无重大交通事故。

沈阳市是我国第一个大规模网络化运营现代有轨电车的城市,城市居民对于有轨电车的引入相对陌生,而针对有轨电车的交通管理措施也刚刚起步,有轨电车驾驶员的培训机制还不成熟,所以在运营初期需要一定时间的适应,但是随着开通时间的增加,有轨电车的运营日趋成熟,事故发生的频率也会随着变化。调查结果显示,随着有轨电车开通时间增加,事故总量明显减少,其中开通第1个月发生的交通事故占交通事故总量的30%以上,开通5个月后,只有机动车碰撞有轨辅助设施和有轨电车刮碰侵限物两类事故偶有发生。我国现代有轨电车的发展和应用仍然处于初期阶段,需要不断提高运营管理水平,才能有效避免事故的发生。

3. 票务机制有待完善

沈阳浑南现代有轨电车不采取分段计费的方式,无论路程长短,单程票价仅需2元。以现状运行的有轨电车来说,线路中里程***长的是5号线,从起点奥体中心到终点沈抚新城全长二十多公里,单程票价仅需2元。有轨电车统一票价的收费标准比地铁的分段计费要便宜得多,理论上来讲,对于浑南区内的公交出行,在票价方面,有轨电车应该更有优势。然而实际运行过程中,这种优势却并不明显。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有轨电车没有换乘优惠,如果乘坐1条线路的有轨电车不能直达,那么换乘1次就意味着旅途费用由2元增至4元,相比而言,地铁的站内换乘与收费机制则相对更加人性化。综上,笔者认为沈阳浑南现代有轨电车的票务机制应尽早完善,对于公交、地铁与有轨电车之间的换乘应给予相应的换乘优惠,以提高有轨电车的吸引力与亲民性,促进有轨电车的使用与发展。

7 结语

沈阳现代有轨电车系统规划定位为常规公交系统,承担中短距离客流出行,与地铁共同构成“地铁为主骨架,现代有轨电车为区域补充”的完整灵活的轨道交通系统。其线路走向与城市空间形态充分结合,衔接大型市级交通枢纽和客流集散点,为区域功能中心提供大运量、快速的交通服务。目前,近期工程已全部竣工,运营情况良好,支撑并引导着沈阳浑南地区的空间发展。

现代有轨电车以其运行可靠、舒适、节能、环保等优点,成为建设低碳、生态、可持续交通系统和贯彻“公交优先”战略的新生力量。沈阳现代有轨电车系统从规划、建设到运营一气呵成,在国内实现了多个“第一”,成为引领中国有轨电车发展的风向标。希望沈阳现代有轨电车系统的规划、建设、运营实践,能为国内外其他城市的现代有轨电车发展提供案例支持与经验参考。

参考文献

[1] 毛励良. 现代有轨电车基本特征及适用性研究[R]. 深圳: 中国轨道交通网, 2016.

Mao Liliang. Study on Basic Characteristics and Applicability of Modern trams[R]. Shenzhen: www.rail-transit.com, 2016. (自行翻译)

[2] 王英杰,王婧一. 沈阳现代有轨电车系统规划建设要点[J]. 城市轨道交通研究,2014,02:125-128.

Wang Yingjie, Wang Jingyi. Planning and Construction of Modern Streetcar System in Shenyang City[J]. Urban Mass Transit, 2014,02:125-128.

[3] 章华金. 现代有轨电车与快速公交BRT的比较及其在我国的应用[J]. 交通标准化,2013,11:84-87.

Zhang Huajin. Comparison of Modern Tramways with BRT and Application in China[J]. Transport Research, 2013,11:84-87.

[4] 于松伟, 冯爱军, 王燕凯, 等. 轻轨交通系统技术标准及其应用研究[J]. 都市快轨交通,2009,02:13-18.